上海这家污水处理厂被重金属“折磨”了一年半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02 16:27

2016年底,在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的调查下,一些较为隐蔽的问题曝光,比如,污水处理厂处理的污水无法达标。督察组指出,上海18家城镇污水处理厂存在出水重金属超标情况。

毗邻杭州湾的上海新江水质净化厂也曾为重金属超标问题头疼不已,负责人李强表示,这样的状况大概从2015年年中持续至2017年年初,“经常睡不着觉,担心因为超标问题被处罚。”

污水处理厂的进水口

污水中的重金属物质主要依靠污泥吸附,除此以外,目前暂时还没有更有效的其他处理手段,所以,污水处理厂出水的重金属超标问题,仅靠污水处理厂自己提标改造,并不能得到有效解决。

“病灶”主要在源头排污企业,这些企业一日不削减所排污水的重金属浓度,末端污水处理厂出水重金属超标的问题就一日得不到有效改善。

中央环保督察组将相关案件转办给上海时,也点明了这个症结,认为源头涉及重金属的企业管理水平低下,部分企业涉嫌超标排污,造成了污水处理厂的出水以及周边水环境的重金属超标。

知道要“打蛇打七寸”,金山区立即组织第三方技术力量,对污水处理厂沿线泵站和重点管网开展地毯式排查监测,锁定了重点超标泵站、重点排放区域和主要排放规律,并以此为基础,逐步锁定了涉嫌超标排放重金属的对象。

据金山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黄永辉介绍,金山区当时顺藤摸瓜,排查出了33家涉及重金属的重污染企业,主要集中在电镀、酸洗行业,其中近一半企业存在相关违法行为,比如,环保设施审批、建设手续不合规、超标排放污染物、环保设施运行不正常等,这些问题导致企业有超标排放重金属的隐患。

电镀企业的车间,为防止钢材锈蚀,要用酸清洗钢材后,在钢材表面镀上锌等物质,这种加工工艺会排放含有大量重金属的废水和粉尘

对于这些单位所在的重点超标区域,执法人员采取驻守式检查;对重点单位,采取驻厂检查;对顶风作案或性质恶劣的企业,从重处罚。为防止源头排污数据“掺水分”,金山区生态环境部门还联合污水处理厂,在排污泵站等源头和末端的“中间点”增设了污染物在线监测装置,一旦源头来水数据异样,便会自动报警,执法人员第一时间前往排污单位检查。

上海银木电器制造有限公司就是一例。2016年12月,执法人员对该单位污水总排放口所排放的污水进行采样,经检测,所采水样镍的浓度为0.64毫克/升,超过《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的排放限值。该单位被责令立即整改,并罚款12.5万元。执法人员还发现该单位有10条生产线存在未批先建等问题,责令其限期拆除。

“要继续发展,就要‘壮士断腕’,还要投入大量资金提升环保处置能力,的确很难。但咬牙坚持下来后,觉得很值!”上海银木电器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海飞表示,10条违规生产线拆除后,损失了2800万元的前期投入和大约4000万元的年产值,企业还投资了600万元升级改造废水处理设施、安装在线监控设备。

环保处置能力提升后,该公司还实现了部分中水的回用,一年节水35%左右、节省水费约150万元。企业效益随之表现稳定,目前,其年均产值稳定在1亿元左右。

上海聚丰热镀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丰公司)也曾是一家排放重金属的重点监管对象,他们也尝到了提标改造环保设施的甜头。2017年,该公司痛定思痛,先后投入4000余万元,对原有两条生产线进行了全面整治,排污水平随之达标,更顺利扩大了对环保守法水平要求严苛的海外市场的影响力。

以某款新能源设备部件为例,由于聚丰公司2017年以来的“环保信用”良好,已经出口到日本、英国市场,且销售额保持年均约8%的增长。“过去怕执法,现在希望执法人员多过来指导。”聚丰公司总经理徐开贵坦言,严格的环保执法,是对市场的一种净化,只有低污染、高技术、敢投入的企业才能最终生存下来,他对未来市场前景充满信心。

在严厉执法的倒逼下,金山区涉及重金属企业已整厂关停9家,现存24家;重金属排放量占到金山区涉及重金属企业排放总量九成以上的电镀企业,共有157条问题生产线被拆除,保留的104条生产线已纳入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排放计划。

正本方能清源,源头的重金属被掐住了,流入污水处理厂的废水也干净了许多。李强告诉记者,2017年5月开始,新江水质净化厂进水、出水的重金属指标再也没有发生不合格的情况,一些重金属的含量甚至连检测限都没达到,相当于“几乎没有”。看着出水区检测井里打上来的水宛如自来水般清澈,李强笑称“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1/2<<<>>>

编辑:王媛媛


XXX公司

承接小型污水处理设备工程,专业设计,施工,售后一体化服务,一体化污水废水处理设备-更先进科技技术打造专业小型废水处理设备工程;质量优,价格低,服务好。
服务热线